當你步入生命終點,不能走、不能講、不能想、不能吃喝,只能靠呼吸器,就快閉眼
> 長
> > 逝,
> >
> > 醫生告訴你,只剩最後一次機會,只給你最後兩小時,回到你以前熟悉的世界,你最
> 想
> > 做什麼?
> >
> >
> > 至今看到那張照片:闃黑的電影院,一個骨瘦如柴的癌末病人,旁邊一個哭紅雙眼的
> 女
> > 兒,和背後一群不斷拭淚的親友,總會一陣鼻酸。
> >
> >
> > 他,在生命最後一刻,選擇包下戲院,陪一對兒女和癌症病童,看最後一場電影∼一
> 場
> > 悲傷的史瑞克。
> >
> >
> > 那天上午,睡夢中被朋友的電話叫醒,她說,有個朋友末期癌症,快死了,中午包下
> 天
> > 母美麗華戲院,陪家人看史瑞克第三集,
> >
> > 親友互傳簡訊,希望大家作陪,去看他最後一眼。
> > 我趕緊通知攝影,連忙換裝,從木柵搭計程車,花了四百多元飆到天母,見證這段不
> 朽
> > 的愛。
> >
> >
> > 他,卅八歲,是自營廠牌的男裝業者,
> >
> > 就在創業維艱,公司營業額好不容易突破一億元,有天突然腹瀉不止,原本不以為
> 意。
> >
> > 身高一百八十公分 ,體重九十幾公斤的他,就像史瑞克一樣壯,健保卡只用過兩
> 次,
> > 都是洗牙,
> >
> > 從未生病,唯一例外是當兵時曾檢查B型肝炎帶原,但不曾有過異狀。
> >
> >
> > 沒想到,到台大醫院檢查,醫師宣判,他已肝癌末期,最多只剩六個月生命,原來他
> 是
> > 因為癌細胞太大,壓迫到胃才腹瀉不止。
> > 這個青天霹靂,讓他一夜瘦了三公斤 ,此後三天不吃、不說,神情呆滯,無法接受
> 上
> > 帝開他這個玩笑。
> >
> >
> > 「我不偷不搶,認真過每一天,為何死神選上我?而不是那些壞人?」
> >
> >
> > 嬌小的太太,更是傷悲。
> >
> > 事事依賴老公的她,就讀高職時,和讀五專的老公聯誼,姻緣線從此把們牽在一起,
> 認
> > 定彼此是今生廝守的那個人。
> >
> > 她等他退伍,成了他的新娘,婚後一兒一女相繼問世,夫妻倆聯手創立男裝公司,就
> 像
> > 童話故事,一家四口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。
> > 他愛孩子,堅持給他們最好的,讓他們念昂貴的私立小學,
> >
> > 由於校車只到山下,距離他們位半山腰的家還要走一段山路,平時都由他跟太太輪流
> 開
> > 車接送兒女;
> >
> > 寒暑假,會安排兒女到國外遊學,他暗自打算,大兒子若對服裝有興趣,將來要送到
> 義
> > 大利留學,繼承家業。
> >
> >
> > 他不像一般商人,下班後幾乎從不喝酒應酬,都把時間留給家人,假日常陪孩子看電
> > 影,
> >
> > 超愛史瑞克的女兒尤其黏他,一回到家,就像無尾熊般跳到爸爸身上,史瑞克前兩集
> 一
> > 上映,就吵著要爸爸帶她去看。
> >
> > 在她心中,高壯的爸爸就像史瑞克一樣可愛,說要爸爸抱她到一百歲。
> >
> >
> > 這完美的一切,都因無情的癌症被打碎了。
> >
> > 醫生說,他的癌細胞太大了,化療無用,無法換肝,只能等死。
> >
> > 他捨不得拋下嬌妻幼子,不肯向死神束手投降,夫妻到對岸展開換肝之旅,從上海、
> 天
> > 津到廣州,終於如願換肝。
> >
> >
> > 無奈癌細胞不放過他,兩個月後又轉移到骨頭、脊髓,再從肺臟一路蔓延到大腦,
> >
> > 到最後已無法行動、言語,一天平均要劇烈嘔吐廿多次,只能打嗎啡止痛,靠打點滴
> 維
> > 生。
> >
> > 戰到最後一兵一卒,去年端午節他決定轉到台北榮總安寧病房,打算有尊嚴地離開。
> >
> >
> > 女兒有次到麥當勞吃速食,附贈一個史瑞克玩偶,回病房告訴爸爸,她想看史瑞克
> 三,
> >
> > 他記在心裡,偷偷詢問主治大夫,他能否離開安寧病房陪兒女看最後一場電影。
> > 醫生告訴他,依其身體狀況,頂多只能離開醫院四、五十分鐘,
> >
> > 但為了完成他的心願,醫生每天為他安排特訓,
> >
> > 讓他試著將瘦到四十公斤不到的孱弱身軀,從平躺的病床移至輪椅,第一天五分鐘、
> 第
> > 二天十分鐘、第三天廿分鐘...
> >
> > 眾人努力讓他能陪兒女看完一個半小時的史瑞克三。堅韌的愛,讓他辦到了。
> >
> >
> > 他不想麻煩親友,臥病在床這兩年,偷偷躲起來和死神搏鬥,
> >
> > 直到生命最後階段,他才通知親友,希望見最後一面,感謝今生有緣相識。
> >
> >
> > 那一天,中午十二點不到,大家接到他的簡訊,紛紛趕到戲院,
> >
> > 醫院更是做好萬全準備,由醫生、護士用擔架把他抬進戲院,架上點滴,蓋好棉被。
> > 他勉強睜開雙眼,雖然說不出話,但看到親友、妻兒都在身邊,他很激動,淚水一直
> 在
> > 眼眶打轉;
> >
> > 電影還沒開演,很多親友早已哭紅雙眼。
> >
> >
> > 史瑞克上演以來,這絕對是笑聲最少的一場。
> >
> > 黑暗中,擔心的親友,眼光不時移向他。
> >
> > 其間他多次嘔吐,醫生趕緊打開手電筒幫他加藥,
> > 他的生命,如燈光閃爍飄搖,大家很難專心觀影,生怕他就此斷氣。
> >
> >
> > 電影結束時,史瑞克的老婆費歐娜生了三個小妖怪,又是一段新生命的開始。
> > 但一落幕,看到奄奄一息的癌末爸爸,大家又不禁鼻酸落淚,上前為他們一家四口打
> 氣
> > 加油,小女兒已泣不成聲。
> > 螢幕上的史瑞克,若看得見台下這家人,可能也會掉淚...。
> >
> >
> > 我從未像這一天,那麼痛恨當記者!
> >
> > 因為我要強忍住淚水,向當事者問到更多故事,不能只是默默哀傷。這是多麼殘忍的
> 行
> > 業。
> > 我也從未像這一天,覺得當記者,是如此幸福!
> >
> > 因為我有幸目睹至性至情的人生悲劇,能靠著我的筆,感動世人,喚起大家心中的
> 愛。
> > 隨行年輕的攝影記者,應該也是天人交戰,但他有義務拍好這動人的一幕,昭告世
> 人,
> > 珍重健康,好好愛惜身邊的人。
> >
> >
> > 我不想破壞現場氣氛,只用數位相機,隨著攝影拍了幾張照片,並未打擾這家人。
> >
> > 直到散場,我才趕到榮總,取得體諒,專訪癌末爸爸的另一半,聽她娓訴說一切。
> > 「剛開始,女兒經常躲在棉被哭,問我怎麼辦,以後就要沒爸爸了。
> >
> > 我告訴她,我也同樣快失去老公了,沒關係,還有媽媽在,以後我會陪妳躲在棉被裡
> > 哭。
> >
> > 女兒於是漸漸釋懷,找到堅強活下去的力量。」
> > 聽到這段話,我終於忍不住陪著她掉淚。
> >
> >
> > 看著昔日合照健壯的丈夫,如今皮包骨,她心疼不已,告訴兒子
> >
> > 「別人的蠟燭可以燒十二小時,爸爸卻只燒六小時,是因為他燒太快、太亮了!
> >
> > 你將來一定要獨立,像爸爸一樣,每天都過得很充實、負責,這才是生命。」
> >
> >
> > 傍晚,搭捷運回去,到寫稿,我眼淚一直流個不停。
> >
> > 隔天,他的照片登上頭版,感動了很多人;至今想起當天情景,我還是很想掉淚。
> >
> >
> > 一周後,他安然離去,臨終前一再對老婆說「對不起」,
> >
> > 並引用電視上一對夫妻在雨天共乘遊覽車出遊的保險廣告:
> >
> > 「如果可以,我也寧願與妳白頭偕老,然後讓妳先走,悲傷由我來背,無奈...。」
> >
> >
> > 史瑞克三DVD上架有一陣子了,每次到出租店,我都猶豫要不要租回家。
> > 去年暑假,我在電影院看過史瑞克三,但完全不記得情節,連可愛的小史瑞克長什麼
> > 樣,都沒印象了。
> >
> > 因為戲外的人生,比戲內動人;戲內上演喜劇,戲外卻是悲劇,但這悲劇,卻又蘊藏
> 無
> > 比生命力。
> >
> >
> > 「他是天上的月亮,同時照亮了我們每一盆生命之水!」
> >
> > 那天電影開場前,主治醫師致詞說的話,我永遠記得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oveKammy 的頭像
LoveKammy

Carefree嬰幼兒親子館

LoveKam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